pk10开奖历史记录|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大洋筆會 > 渡——第一次獨自旅行帶給我的(下)

渡——第一次獨自旅行帶給我的(下)

來源: 作者:鄭自香 時間:2019-04-10 17:39:28 點擊:

2月15日,除夕

早上7點,在膠囊旅館,被鬧鐘叫醒,起床,梳洗,打扮,迅速出門,去往下一個目的地。

早上在澳洲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悉尼大學游覽了一上午。悉大的建筑都很古典,教學樓像教堂一樣美,像宮殿一樣大,恢弘的氣勢可以瞬間撫平浮躁的心,置身于這樣的教學樓,你很想就坐在這里,一整天,哪怕不看書不學習,心也是無比享受的寂靜。

下午5點到8點半,爬海港大橋,看日落。穿梭于鋼鐵交錯有致的海港大橋,俯瞰悉尼歌劇院,歡快的涼風吹亂了我的頭發,也吹走的我的所有的煩惱。一個多小時的攀爬之后,我們終于登上了海港大橋頂端,整個悉尼的景致盡收眼底。腳下是穿梭不息的車輛,眼前是靜靜的坐落在河邊的悉尼歌劇院。

我突然就明白了為什么古人那么喜歡登高,似乎每一個失意的詩人一番登高之后都能瞬間天朗氣清,拋卻所有煩惱,快意人生。在登上海港大橋之頂的那一刻,所有的不快瞬間煙消云散。倒也不是眼睛的高度讓我頓悟到了什么人生的高度,而是置身于高處本身就是一種力量,你或許不知道為什么,但就是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內心的豁然開朗,仿佛眼前的景有多遠,心就有多遠,身后的世界多寬,心就有多寬。

導游說,如果你們想在這里大聲喊的話就盡情的喊出來吧。我在心里,很大聲很大聲,動用了我身上所有的力氣,對著遠方大喊“ xxxxxxx, I do not love you anymore!" 把內心殘存的眷戀打包的干干凈凈,隨著內心的吶喊決絕的扔進河里。如果對他的愛是一盞油燈的話,那么現在油已枯,燈再也不會亮了。

離開海港大橋之后,天已經完全黑了,臨近晚上9點,我一個人走在悉尼的街道上,不知道該往哪里去。走著走著決定還是去環形港那邊看看夜景吧。

環形港比白天還要熱鬧,到處是街頭表演的歌手,中國的游客很多,外國的游客也不少,全部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出來過中國年的。所有人都是三個成群,兩個成雙的過除夕,只有我形單影只的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剛剛埋葬的愛情,又起了好久沒有和家人說說話,原本暢快的心情突然又有了些許感傷,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

正當眼淚要溢出的時候,一個身著白色襯衫、黑色牛仔褲、白色板鞋的男孩出現在了我的眼前。他左肩挎著一個駝色的單肩包,右手拿著一本英韓對照的書,書上別著一支黑色的鋼筆。我喜歡眼睛里有光的男孩,他的眼睛里就有我在很多人眼里都看不到的那種光。他叫Min,韓國人。

他的出現,瞬間掃平了我所有的感傷。他此刻的出現,于我,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一開始,他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韓語,我無奈的抱歉,告訴他我是中國人,只會講中文和英語。于是我們便用英語交流起來。我的韓語水平僅限于看韓劇學來的十來句最簡單的話,而他的英語水平,只比我的韓語水平好一些些。一開始我們的交流非常困難,我聽不大懂他,他也聽不大懂我。

看到他,讓我看到了剛認識胡茬哥哥的我自己,我曾經問他,為什么只有和他用英語交流的時候,我才覺得毫無障礙,而和其他英語第一語言的外國朋友交流,經常不是我聽不懂別人的話就是別人聽不懂我的話。他回答說,因為每次和你講話,我都像和一個小朋友講話一樣,用最簡單的詞匯表達最清楚的意思。你的英語很好,我基本上都能理解你的意思,即使有時候理解不了,我也可以猜到你想說什么,所以不用擔心,你就更加放松更加自信的說任何你想說的話吧。

我就像胡茬哥哥對我一樣,熱情的、耐心的、誠懇的、友好的用最簡單的詞匯與Min交流,也全神貫注的傾聽他說的每一個詞,每當他著急的時候便不斷的鼓勵他。一大半靠聽,一小半靠猜,也依然可以毫無障礙的愉快的交流。他一直很激動,不斷的和我握手說“good! good!"。

他告訴我,他從韓國來,到澳洲旅行加學英語。他是一個演員,他的夢想是做一個享譽國際的優秀演員。我還是第一次接觸這個行業的人,便激動又好奇的問他,你想成為一個巨星嗎?他的回答讓我肅然起敬。他說,不,我想成為一個藝術家!電影是他最喜歡的藝術,他希望可以創造出屬于自己的享譽全球的藝術作品。所以在他畢業之前,在他真正開始電影創作之前,他想要通過旅行來豐富自己的經歷,澳洲是他的第一站,之后他還會去歐洲,去更多他想去的地方,不斷的挑戰自己。他說,只有經歷過豐富多彩的世界,他才能有底氣去演繹好世界的豐富多彩!

他幾乎一句英文都不會講,帶著一本英韓書,一張一年的澳洲旅游簽證,只身一人來到澳洲,一邊打工,一邊旅行,一邊學習英語。

我覺得他渾身都散發著迷人的光芒,那種光芒是有熾熱的情懷和有執著的夢想的人所特有的。聊了十幾分鐘之后,他便主動提出帶我去悉尼最美的地方看夜景。我欣然的答應同去了。我自己都被驚訝到了,這還是我頭一次,晚上,跟著一個人剛認識十幾分鐘的男生,毫無戒心的,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曾經的我,是連天黑和室友一塊出門買夜宵都會害怕的。

他帶我在海港大橋旁的山坡上看夜景,在那里看到的悉尼真的美呆了!磅礴的海港大橋,倒影著城市燈光的河水,亮若銀河的萬家燈火,忙碌穿梭往來的車輛,這是我見過的最美的悉尼,也是我見過的最浪漫的夜景。他說,這是全悉尼最浪漫的地方,也是他最喜歡的地方。

之后,他便牽著我的手,帶我去另一個悉尼最浪漫的地方——情人港看夜景。這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和一個剛認識一個多小時的男孩牽手,卻并不覺得抵觸,反而非常安心。對于有輕微的接觸恐懼的我來說,這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晚上11點多,輕軌上只有我們兩個人,他說我這幾天旅行一定很累了,主動提出幫我做按摩放松一下,自從他的泰國朋友教會他做按摩之后,按摩便成為了他最大的愛好之一。他用非常專業的手法幫我做手部、臂膀、肩膀和頭皮的按摩,我覺得非常非常的舒服,兩天的奔波疲憊確實消散了很多。

在情人港坐了半個小時后,他便拉著我的手,飛奔回歌劇院,在那里,他陪著我跨過了除夕夜。跨完年后,他陪我回到了我住的旅館,送我進去之后再自己坐近一個小時的輕軌回他住的地方。第二天,大年初一,在他下班后,我也結束了藍山之旅,他又邀請我去全悉尼最好吃的韓國餐廳吃飯。我甚至都沒有問他那個餐廳在哪里,就毫不猶豫的欣然答應同去。在美食觸碰味蕾的那一刻,我感覺以前吃的所有的韓餐仿佛都失去了味道。

吃完飯以后,他告訴我,“回你住的酒店的最后一班車還有一個小時,你可不可以多和我待會,等到最后一班車再走?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回堪培拉了,可惜我明天得工作,沒時間去送你,今天可能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了,我想和你多聊會。”我也愉快的答應了。他不停的感謝我幫他練習英語,感謝在異國他鄉能遇到我這個陌生的外國人,并且愿意真誠耐心的和他說話,熱情的和他交朋友。

其實真正該感謝的人是我。我之所以從第一秒鐘認識他開始就完全的信任他,樂于和他一起看最浪漫的風景,吃最好吃的食物,是因為我相信他是上帝派來渡我的天使。他和胡茬哥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樣是1992年生,同樣視藝術為生命,同樣對世間萬物保有最孩童的好奇與熱愛。他和我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們如此相見恨晚,就是因為一番洽談之后發現我們的所有觀點都不謀而合。看到他,讓我看到了當初在胡茬哥哥面前的我自己,勇敢而主動的,純粹而熱烈的,無私而無畏的,熾熱而高傲的愛著胡茬哥哥的我,是多么的可愛啊!

與Min在一起的我,就是與我在一起的胡茬哥哥。我站在胡茬哥哥的位置,重新審視了我們在一起的三個月,我突然就了悟了他的感覺,其實就像我現在對Min的感覺一樣。Min的出現,讓我有機會重新站在最初的我的角度、胡茬哥哥的角度和第三方的角度全方位多角度冷靜的審視我們的感情。

我突然覺得,愛就像一盞油燈,只能為一個人點亮,當我為那個人燃燒了所有的油,最后連燈芯也燃燼的時候,我就再也不愛他了。但是沒關系呀!油盡燈枯的時候,上帝會派另一個人,出現在你的生命里,為你重新添滿油,點上燈,讓你重新有能力去愛下一個人。但是添油的人只能負責點燈,燈亮了,我們也該走了。

我就是上帝派去為胡茬哥哥添油點燈的人,我的出現就是要渡他告別近一年的離群索居,撫平他腐蝕心靈的傷痛,讓他找回一個他最喜歡的自己。在他剃掉胡須,瀟灑的和過去告別,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迎接嶄新的未來的時候,重新熱愛萬事萬物的時候,我渡他的任務便結束了。渡他,耗盡了我所有的愛。所以,現在上帝又派Min來渡我,讓我重新有能力去愛下一個對的人。現在的我內心又重新充滿了愛的能力,在下一個人出現的時候,我可以一如既往的勇敢而主動的,純粹而熱烈的,無私而無畏的,熾熱而高傲的愛著下一個Mr. right。

第一次獨自旅行帶給我的,是突然就了悟了,我渡了誰,而誰來渡了我,渡完之后,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相關閱讀:

評論信息

最多輸入150字
驗證碼
條記錄 /頁  首頁   尾頁  

最受歡迎文章排行

pk10开奖历史记录